资产荒再次来袭?这家信托公司新产品“断货”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来源:证券时报 时间:2020-05-22 03:42:00
一方面,在货币宽松之下,理财产品收益降低,购买信托保“高收益”的投资者不在少数;另一方面,疫情之下,实体企业融资需求缩减、风险上升,信托长期看好的城投政信业务又遭遇高成本融资清退,好资产进一步减少。

原标题:资产荒再次来袭?这家信托公司新产品“断货”

  信托行业的一些公司正面临资产荒。

  近日,新时代信托官网财富管理中心的产品信息一栏已清空,这意味着,新产品已经断货了。

  新时代信托的遭遇只是当下信托业“资产荒”的一个缩影。一方面,在货币宽松之下,理财产品收益降低,购买信托保 “高收益”的投资者不在少数;另一方面,疫情之下,实体企业融资需求缩减、风险上升,信托长期看好的城投政信业务又遭遇高成本融资清退,好资产进一步减少。

  新时代信托回应:

  暂时无好资产

  新时代信托官网产品信息一栏已经“空荡荡”。这一现象出现后,外界出现两种传言,一是监管停了新时代资金池业务;二是新时代信托新产品暂时没有了,断货了。

  “公司本身不存在资金池业务,主要是暂时没有更好的资产,目前正在努力开拓新的产品。”新时代信托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

  从新时代信托官网信托产品成立公告来看,该公司3、4月成立的信托产品数量分别为11只、6只,而5月份成立的信托产品仅2只。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更好的资产,就无法设立新的产品,即使涌入大批嗷嗷待哺的投资者,财富中心也暂无良策。

  目前信托公司的遭遇,类似于疫情之下日夜生产的口罩厂断了原材料熔喷布来源,面对大把下游订单,口罩厂老板只能干着急。

  “现在所有的项目都正常兑付,财富中心的同事有点着急,信托产品现在基本都是秒杀状态。”上述人士表示。

  “出现这种情况很正常,现在好多交易对手融资条件都越来越差,宁可不做,因为有可能做多错多,不降低门槛乱做业务,能够降低风险。”南方某家信托公司高管对上述做法表示认同。

  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风险成为信托公司不得不考虑的因素。

  近年来,伴随国内经济进入减速换挡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步入深水区,信托行业面临风险持续上升的压力,信托业风险项目数量和规模持续上升,风险资产率也有显著上升。

  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四季度末,信托行业风险资产规模为5770.47亿元,较2018年末增加3548.6亿元,增幅159.71%。从风险项目数量看,也有逐步上升的趋势。2019年四季度末,信托业风险项目个数为1547个,较三季度增加242个,较2018年末增加675个。

  据用益信托统计,今年已经披露的66家信托公司2019年报显示,至少有包括华宸信托、中粮信托等在内的6家信托公司的固有资产不良率超过20%。

  信托遭遇:

  收益下降城投嫌弃

  除了信托项目风险上升的压力,在货币政策持续宽松下,信托产品还遭遇收益下滑和城投“嫌弃”的压力。

  用益信托数据披露,4月集合信托产品发行规模出现小幅下滑。截至4月30日,4月共计发行集合信托产品2142款,发行规模2091.05亿元,与上月同时点相比减少18.70%。

  从信托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率的趋势来看,今年4月集合信托平均预期年收益率呈明显的下降趋势,4月份的平均预期收益率为7.63%,环比下滑0.15个百分点。

  从信托产品投资分类来看,房地产类、工商企业类、金融类信托产品募集规模均下滑,基础产业类信托成为4月唯一一个成立规模实现逆势增长的领域。

  据统计,4月基础产业信托募集资金559.54亿元,环比增加7.19%,基础产业类信托对信托公司的重要性有所增加。

  在“资产荒”背景下,受政策支持的基础产业领域是信托公司可选择的少数优质投资标的之一。然而,就是这一逆势增长的基础产业领域,也被爆出因为融资成本较高被地方城投“嫌弃”。

  今年3月下旬,江苏盐城市流出一份《关于报送成本8%以上债务融资清退工作方案的通知》,文件称盐城各市属企业要迅速开展融资情况自查自纠工作,并制定成本8%以上融资清退工作方案,清退工作原则上要在今年年底前全部完成。

  这意味着,盐城市要清退8%以上的存量融资,而新增融资也不要8%以上的成本,意在降低地方融资成本。

  除了盐城,江苏泰州和常州也出现类似情况。其中,泰州要求市级国有企业每笔新增债务年化成本原则上控制在6%以内,区级国有企业每笔新增债务年化成本原则上控制在7%以内,其中市下属园区国有企业每笔新增债务年化成本原则上控制在8%以内。

  业内人士认为,成本在8%以上主要是信托和租赁等非标融资,以4月信托的平均预期收益率7.63%来看,加之信托公司自身的尽调和销售等成本,成本基本都在8%以上。

  用益信托相关研究员认为,信托公司目前在项目储备上会处于相对窘迫的状态。经济下行叠加监管趋严,“资产荒”的问题影响依旧存在,加上疫情期间对于信托公司业务开展的影响,类似情况或许会持续一段时间。

分享到: